中医制剂

妇科疾病

1、痛经
    陈某,女,21岁。初诊(2010.9.30):自13岁初潮开始,即有经行腹痛。近年来疼痛逐渐加重,每经来潮第三天开始疼痛,痛时吐绿水,手脚冰凉,经色开始两天淡红,后逐渐转红,经量多,每次用卫生巾10包,经行6天干净。月经周期退后,常40—50天一潮,经期大便不稀,平时纳差,精神不好,白带量不多。观其形体消瘦,面色寡白,末次月经9月5日来潮。舌质淡红,苔薄白,脉细。患者因痛经不能坚持工作,曾四处求医,但效果不显。
    中医诊断:痛经(经血不足,胞脉失养)
    中医治法:养血滋肾,调经止痛
    方剂:胶艾四物汤加味
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艾叶6g      当归10g      川穹9g      熟地15g
    白芍24g      吴茱萸3g    香附12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 山萸肉15g 
    二诊(2010.10.21):服上药10余剂,末次月经10月10日来潮,4天干净,经色鲜红,用卫生巾5包,已无腹痛,但仍有少量血块,口干喜饮,舌红,苔薄,脉细。上方加太子参15g 、麦冬15g 、鸡血藤15g。
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艾叶6g      当归10g      川穹9g      熟地15g
    白芍24g      吴茱萸3g    香附12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 山萸肉15g
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 麦冬15g     鸡血藤15g。
    三诊(2010.11.18):服上方10余剂,末次月经11月15日来潮,现已干净。这次月经经量较上次减少,用卫生巾3包,色红无块,已无腹痛,有时口干,余无不适,舌淡,苔薄,脉细。仍服上方善后。
    按语:患者不在经前痛,亦不是见红而痛,而是每月经来潮第三天开始腹痛甚,并伴有经期延后,经色淡红,形体消瘦,面色晄白,月经量多,两脉细弱等,属虚证无疑。此淤由虚所生,本案乃血虚精亏,治疗突出“补”字。故选用胶艾四物汤原方加味。胶艾汤乃养血固冲任之要方,后世多用于治崩漏,此例痛经中选用,主要取其养精血、和气血、暖宫调经之目的。方中四物汤养血和血调经,重用白芍配甘草解痉镇痛,阿胶养血固充任,艾叶性味苦温,配合香附暖宫行气镇痛,又可制阿胶、熟地、山萸肉之滋腻,吴茱萸暖肝止呕。痛经的论治,对阿胶、熟地、山萸肉等滋腻药一般都比较慎用,以防其滞而致痛。而此病例中却三药同用,可见只要辩证准确,一旦抓住虚的本质,在施治上即不拘于“痛无补法”之说,放手使用而获良效。
2、经行口糜
    周某,女,29岁。初诊(2010.12.6):自2009年流产后,每逢经期即发口腔溃烂疼痛,平时每操劳后易发,发作时常伴口渴、心烦、多梦,月经周期尚准,经量颇多,经色正常,经期腰痛明显,无腹痛。每次月经来潮后,口腔溃面慢慢开始愈合。末次月经于今日来潮,开始量少,观舌上有散在的大小不等的溃疡面,口腔充血,伴心烦、口渴、小便黄、咽红喉痛,大便正常,舌红,苔薄,脉细稍数。曾多    次就医,服中西药效果不显。
    中医诊断:行经口糜(阴虚火旺)
    中医治法:滋肾水,清心火
    方剂:
    生地20g      玄参15g      麦冬15g      青盐1g      白芍12g
    甘草4.5g     乌梅4个      丹参15g      桑葚子15g   地龙15g
    二诊(2010.12.14):服上药5剂,口腔糜烂好转,以往经净后才慢慢恢复,这次月经来潮当天服药后,口腔疼痛即明显好转,经行4天,口腔溃烂已基本愈合,月经量亦较前减少,舌红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。
    三诊(2011.1.10):末次月经元月5日来潮,现已干净,经期未发生口腔糜烂,但仍感心烦、口渴、咽痛,舌脉同前。嘱其服上方、以后随访几个周期,再未发生口糜,余症亦消失。
    按:患者口糜一证,每耗血伤阴而发,虽为有火,乃虚火也。本在肾水大亏,标在心火过旺,治宜滋肾水,清心火,引火下行。方中重用生地,配玄参、桑椹滋肾壮水,白芍养血敛阴,麦冬养心阴,水足而火自灭,丹参苦微寒,能活血、清血热、除烦而使行不伤正;青盐咸寒,助水脏而益精气,乌梅酸温平涩,生甘草清热解毒,又有降火止痛之功,配合治疗口腔糜烂,屡用屡效,而地龙咸寒无毒,大寒能祛热邪,除大热,咸能主下走,对口糜兼有咽红喉痛者,用之神妙。
3、少女血崩(青春期功血)
    刘某,女,14岁,初诊(2010.4.2):自去年9月份,月经初潮起,至今一年余阴道出血淋漓不干净,时而量多如注,时而漏下淋漓难尽,有时持续数月之久,有时一月仅干净几天又潮。这次月经于3月6日来潮,至今近一月仍未干净,期间曾服止血药无效,家属拒绝激素治疗,现已用卫生巾数十包,色鲜红,量时多时少,无血块,无腹痛,平素大便干,头昏,腰痛,纳差,口不干,时心烦,追问病史,自幼爱好体育运动,月经来潮后亦未终止,后因长期出血才不得不停止,现每劳累后出血增多,形体    消瘦,面色萎黄,舌质红,苔中心微腻,脉细数。
    中医诊断:血崩(脾肾亏虚,气血不足)
    中医治法:健脾益气,滋肾养精
    方药:
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   生熟地各30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  旱莲草20g      甘草6g
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     冬楂炭10g
    二诊(2010.5.9)服药后月经于4月8日干净,这次月经于5月7日来潮,量多,经期大便溏,欲呕,心慌,乏力,舌稍红,苔薄,脉细数。继服上方加半夏10g、荆芥炭4.5g
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  生熟地各30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 旱莲草20g      甘草6g
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     冬楂炭10g     荆芥炭4.5g     半夏10g   
    三诊(2010.5.16):这次月经5月7日至5月15日,经行8天干净,用卫生巾4包,经后头昏乏力、心慌、口干喜热饮、恶心感消失,二便正常,但仍稍差,舌质偏淡,苔薄,脉细数。上方去姜半夏、荆芥炭、太子参,加党参15g、炒枣仁10g
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  生熟地各30g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 旱莲草20g      甘草6g
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    冬楂炭10g   荆芥炭4.5g     半夏10
    四诊(2010.7.14)这次月经于6月24日来潮,6天干净,用卫生巾3包,无特殊不适仅经后感头晕、乏力,舌质淡、苔薄白、脉细。继服上方,加山萸肉15g,生熟地改成熟地20g。
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  熟地各30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 旱莲草20g      甘草6g
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   冬楂炭10g   荆芥炭4.5g    半夏10
    山萸肉15g
    按:本例或血下如注,或淋漓不尽,交错出现,并见头晕、乏力、纳差、面色萎黄,可见脾胃虚弱,不能摄血归源使然,每动则加剧者,乃动而耗气伤精故也,又患者年方二七,肾精未实,肾气未充,处于生长发育阶段,古人有少女治肾之说。青主曰“经本于肾”,崩漏乃乱经之甚也,观其崩漏并见腰酸腿软,肾虚确有之。虽年少之人火炽血热,毕竟崩漏日久天长,气血俱亏,既脾肾不足,气血俱虚,就应补益脾肾,益气养血。故方用太子参、山药、生甘草补脾胃,以其补气而兼能益阴,味甘而无温燥之性;生熟地、白芍、旱莲草、阿胶养精血,阿胶、旱莲草又有止血之功。古人治崩漏优势塞流、澄源、复旧三法,本人治崩虽不尽用止法,亦不违背此旨,不重于止血,而重在澄源固本,又澄源固本不碍于止血。
4、血崩
    杨某,女,49岁。初诊(2010.9.18):月经先期、量多三年余,开始服用中西药可以止血,近年来月经量越来越多,出血时间长,服中药亦不能止血。末次月经8月25日来潮,至今已20多天仍未干净,开始几天量多,有大血块,但腹痛不明显,每天用卫生巾2包,后量减少,但淋漓不尽。近来感冒,不适,有冷感,欲呕,口干喜热饮,大便干结,小便可,面色萎黄,B超提示“子宫肌瘤待排”,舌质淡,苔薄白,脉细。观前所用中药均系清热凉血、固涩止血之品。
    中医诊断:血崩(气虚血脱)
    中医治法:补脾益气,佐化瘀止血
    方剂:
    黄芪15g      白术10g      黑姜炭3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 三七末4.5g
    制首乌15g    莲房炭15g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  蒲黄炭10g
    二诊(2010.9.26):服上方4剂阴道出血停止,大便正常,胃中冷感减轻,仍口干喜热饮,下腹部有点作胀,心慌,头昏,乏力,舌淡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加橘红6g。
    黄芪15g      白术10g      黑姜炭3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 三七末4.5g
    制首乌15g    莲房炭15g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  蒲黄炭10g   橘红6g
    三诊(2010.10.15):这次月经于9月30日来潮,量减少,用纸2刀,7天干净,大血块明显减少,下腹胀明显消失,余症均减轻,饮食增加,精神好转。继服上方。
    按语:崩漏日久致阴血流失,气随血耗因之而虚,加上长期投以寒凉阻碍阳气升发,又犯见血止血之诫,介类、胶、炭之属,酸敛滋腻用之不慎,终碍脾胃。今患者头昏心慌,脾虚不能生血,崩中漏下不止,脾不统血使然。方中以黄芪为君,味甘性温质轻而润,能入脾补气,滋以白术键脾益气助其生发之气。黑姜温中散寒,炒黑去其辛散之性,而有止血、引血归经之妙,莲房炭苦涩温,止血,白芍敛阴,配甘草酸甘化阴,补阴血之不足;制首乌润肠通便,制后去毒,留润肠之功,而去滑利太过之弊。患者检查疑是子宫肌瘤,虽无腹痛,但大血块多,可见淤血有之,温中散寒止血,对脾虚不统血自属正治,但对淤血却非其治也,故佐三七、蒲黄炭,三七善化淤又善止血妄行,为理血妙品,蒲黄活血化淤炒炭又有止血之用。观全方不求止血而血自止,温之止之,行之止之,与世俗见血非投凉即滋阴,相互成风不重辩证,绝然有异。
5、血崩(更年期功血)
    赵某,女,48岁。初诊(2009.11.2):患者一贯月经量多,近一年月经紊乱,经期超前,甚至一月两潮,经量特多,淋漓不尽,经净后又赤白带下,带下量多,伴口鼻干燥、身燥,下肢尤甚,夜晚有时燥得不能入睡,经常耳鸣,大便一贯溏,平时稍吃滋腻即大便稀,舌质淡,苔薄,脉右沉细、左细数。多次服中药,均无明显疗效。观所用药均养阴清热之品。这次月经10月20日来潮,至今未净。
    中医诊断:血崩()
    中医治法:补中固涩止血
    方药:
    百合24g         山药20g       芡实15g     甘草 6g    乌贼骨20g
    贯众炭12g       荆芥炭4.5g    五味子4.5g   锻龙牡30g
    二诊(2009.12.6):服药后上次月经11月5日干净,这次月经12月1日来潮,今日已有将净之势,用卫生巾3包,大便基本正常,烦躁、带下亦较前明显好转。舌质红,苔薄,脉细。
继服上方观察3个月,月经恢复正常。 
    按:患者年近五旬,冲任已衰,开合无制是为漏下之证,其辩证看,身燥、口鼻干燥,可见有热;又有大便溏泄亦甚,又非能以热概之,而有中阳不足之症,纯补脾益气,忘却患者阴虚之证,不独无益,反增燥灼温热助动之嫌。因此治疗上宜阴阳兼顾,用药避其寒热偏颇。方用山药、芡实、甘草补脾益气,此补虚无燥动之滤;安血以乌贼骨、五味子、煅龙牡固涩止血,此安血而无寒凉之苦;惯众炭止血又可清热解毒治赤白带下;荆芥炭引血归经又可止带,而无寒凉碍胃之弊;重用百合养心安神除烦。全方以补中固涩止血为主,补中避温燥,止血避寒凉。
6、闭经
    王某,女,22岁,已婚,株洲县人。初诊(2012.8.11):月经素迟至,经来夹有血块,无腹痛。近两年月经紊乱,常数月不至。迭经黄体酮等药医治,均最终未能解决问题。现经停50余天,常怀不孕之忧。其形体肥胖,饮食起居如常,苔薄白,脉缓弱。
    中医诊断:闭经(寒凝血瘀)
    中医治法:温经化瘀,兼益气养血。
    处方:温经汤加减
    熟地12g      丹参12g      赤芍12g      香附各12g      党参10g
    阿胶10g      当归9g       柴胡9g       川芎8g         炙甘草6g
    桂枝10g      三棱6g       莪术6g*20剂
    二诊(2012.9.1):症状同前,上方乃更增桃仁、红花以增强逐瘀通经之力。水煎温服共15剂。
    熟地12g      丹参12g      赤芍12g      香附各12g      党参10g
    阿胶10g      当归9g       柴胡9g       川芎8g         炙甘草6g
    桂枝10g      三棱6g       莪术6g       桃仁10g        红花10g*15剂
    三诊(2012.9.16):月经仍未至。脉缓有力。此前补益之药已服30余剂,刻下阳气已盛,阴血已足。于是去熟地、阿胶、黄芪等益气养血之品,而专以活血逐瘀,并加逐瘀通经且引药下行的川牛膝、善窜通经的穿山甲。水煎温服5剂。
    丹参12g      赤芍12g      香附各12g      党参10g      当归9g
    柴胡9g       川芎8g       炙甘草6g       桂枝10g      三棱6g
    莪术6g       桃仁10g      红花10g        川牛膝10g    穿山甲10g*5剂
    药服完后,经水畅通。嘱好自将息,待以后经来之前一周左右时,连服三个月药,以巩固疗效。一年后偶遇患者,其喜告:已有小宝宝了。询其月经,云亦正常。
    按语:闭经一症,证分虚实。虚者为阴血不足,无血可下;实者为实邪阻隔,血不得下。本案患者,年轻体胖,又无虚损见证,故应属实证范畴。其苔薄白,脉缓弱,虽有阳气不足之象,但更为寒湿内蕴之征。联系到素来月经迟至和夹有血块,其病机应是阳气不足,寒凝血瘀,治当温经化瘀,兼益气养血。寒湿得除,阳气充沛后,血活瘀祛而经通病愈。
7、月经先后不定期
    谷某,女,37岁。初诊(2008.4.23):月经先后不定期10余年。2008年曾患急性盆腔炎,经用中西药治疗后退烧,症状缓解,以后经常发生少腹隐痛,以左侧为甚,连及腰部,月经先后不定期,时提前10余天,时推后5-6天,经色先茶色,后转黯红,再转红,量时少时无;经行前后少腹痛甚,末次月经4月18日来潮,上次月经3月11日。平时带下量多、色淡黄、无气味,素口干喜饮、心烦、头昏胀、小便黄、大便干,舌质红,苔薄,脉弦细。
    中医诊断:月经先后不定期(肝郁气滞,气血不调)
    中医治法:疏肝肾之气,养血调经
    方药:
    白薇10g      当归10g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 牡丹皮10g      川楝子10g
    生地15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丹参12g      香附12g        莲子心6g
    桑寄生15g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  薏苡仁15g    川芎9g
    二诊(2008.5.23):服药后月经于5月12日来潮,少腹痛明显好转,睡眠差、头昏、心慌、带下量减少,舌质红,苔薄黄,脉细。上方去川芎,加太子参15g、柏子仁10g。
    白薇10g      当归10g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 牡丹皮10g      川楝子10g
    生地15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丹参12g      香附12g        莲子心6g
    桑寄生15g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  薏苡仁15g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   柏子仁10g
    服上方50余剂,患者月经正常,腹痛基本消失,仅劳累后稍觉不适。
    按:经行时有时无量不均,周期超前错后时不定,少腹连及腰部疼痛,其痛责之于肝肾,肝司血海而主疏泄,肝郁则木失条达,疏泄失司,血海失调而致经期错乱。故治宜疏肝肾之气,养肝肾之精。方用当归、白芍养肝血柔肝木,生地壮肾水清肾火;白薇清芬以疏肝郁,香附、川楝子行肝肾之气,牡丹皮、丹参凉血活血,川芎味辛行血气;莲子心清心火通小便;桑寄生补肾壮腰;山药、薏苡仁之甘淡以利肾水治带下。全方使肝肾之气舒而精通,肝肾之气旺而则水利,郁既开而经水自有定期。
8、闭经(多囊卵巢综合征)
    陈某,女,18岁,初诊(2010.6.13):患者11岁月经初潮,既往月经后期,每40-50天一潮,量少,伴有痛经,后经治疗痛经好转,但月经后期越来越严重,2009年春节在长沙某医院因“闭经“做腹腔镜检查,诊断为“多囊卵巢综合征”。自去年8月份开始,至今近一年月经一直未潮,其间求医,曾服中药近二百余剂,大便干结,腹部胀气,经服中药治疗有所好转,但月经终未来潮。观其形体消瘦,面色黯,情志抑郁,多毛,以双下肢为甚,小便次数多,口不甚干,舌偏红,苔白,脉细数。
    中医诊断:闭经()
    中医治法:
    方药:
    鹿角霜15g      香附12g      鸡血藤15g       鳖甲30g     菟丝子15g
    薏苡仁15g      鸡内金10g    柏子仁10g       泽兰10g     川牛膝10g
    益母草12g
    二诊(2010年7月4日):月经仍未潮,夜晚发燥热,口干喜饮,二便调,纳可,舌红,苔薄黄,脉细。继服上方加浙贝母15g。
    鹿角霜15g      香附12g      鸡血藤15g       鳖甲30g     菟丝子15g
    薏苡仁15g      鸡内金10g    柏子仁10g       泽兰10g     川牛膝10g
    益母草12g      浙贝母15g
    三诊(2010年7月21日):服药后月经于7月16日来潮,始色黑如渣,后转红,量少,三天干净,经后烦热感消失,舌红,苔薄,脉细弱。继服上方。
四诊(2010年8月16):服药后月经于8月9日来潮,现已干净,量较前增多,月经颜色已转红,,无腰腹痛,精神转佳,舌红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以巩固疗效。
    按:多囊卵巢综合症,中医学无类似病名,散载于中医文献“月经过少”、“闭经”、“不孕”等篇里,根据现代一些报道,多囊卵巢综合症的中医治疗多采用补肾养血、化痰软坚法治疗。患者以辩证看,其突出特点是年方18,属室女闭经,少女处于生长发育的重要阶段,,肾气盛是女性发育的重要物质,是月经来潮的先决条件。患者年过二七月经不潮,无不与肾有关,并伴面色黧黑,亦肾虚肾色外露之象,故治疗上抓住重点在肾,方用鹿角霜咸温,用温补强壮药,又配以菟丝子补肾精,菟丝子禀气中和,善补而不峻。患者表现出的突出症状是闭经,闭经后兼见舌红、苔黄、口干喜饮,烦躁,似有化热之象而投以寒凉。治宜补血制火,补宜通之,因势利导,使血海充,由满而溢,自有水到渠成之效。卵巢肿大,包膜增厚属中医癥瘕范畴,故用鳖甲、浙贝配鹿角霜软坚散结。多囊卵巢属囊性肿块,聚湿生痰所致,故加重用薏苡仁利湿以解下焦之毒。香附子行气开郁,为治以行气为先是也。全方辩证抓住重点,辩病符合情理。
9、经行头痛
    邓某,女,38岁。初诊(2008.9.13):经期头痛近十年,近一年症状逐步加重。每经前一周左右开始头痛,以左侧为甚,痛甚时不能坚持正常工作,吃去痛片只能得到暂时得缓解,一直痛到月经干净才慢慢缓解。痛时常伴恶心吐涎,有时伴有牙龈出血。月经量中等,有血块,经量少时头痛加重。平时性情急躁易怒,五心烦热,口干不甚饮,二便正常,饮食一般。末次月经8月27日。曾在当地医院多处求医,均无明显疗效,特来我院求治。
    中医诊断:经行头痛(肝肾阴虚,肝阳上扰)
    中医治法:滋水涵木,平肝熄风
    方药:
    钩藤30g      丹参15g       白芍20g  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竹茹10g
    龟甲30g      麦冬15g       地骨皮12g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桑叶10g
    生牡蛎30g
    患者看病后带中药返回当地,服10余剂月经来潮,头痛明显减轻。后坚持服药一段时期,再未发生行经头痛。
    按:头痛伴月经周期性的出现,除按一般头痛辩证外还应考虑与经血有着明显关系,妇人气盛血虚,患者平素性情急躁,肝气本旺,月经将行阴血下注血海,水亏则肝木失养,肝阳上亢干扰清阳,故头痛。肝旺侮脾,则恶心吐涎。肾主骨,齿乃骨之余,肾水不足,虚火上炎则牙龈出血,五心烦热,舌红、少苔均为阴虚火旺之象。故治疗肾水不足而风阳上扰之头痛,当大补肾水。妙在治肾而兼治其肝,大补肾水兼养肝木,又加轻清之品,少少散之。
    10、绝经前后风疹
    容**,女,53岁。初诊(2010.8.26):全身皮疹反复发作4年,加重1年。全身疹块反复发作,发作前自觉烘热,继而出现类似风团状斑疹,从头部渐至全身,高出皮肤,色红,瘙痒异常,时作时止,发作无时,入夜尤甚,无明显食物异常及粉尘刺激史。平时胸闷心慌,气短,烦躁,白带量多,无气味。2000年因“子宫肌瘤”在当地医院进行子宫全切术。因皮疹发作时瘙痒难忍,曾先后到许多医院皮肤科就诊,均无明显疗效。检查可见:手背部可见明显抓痕,呈条索状,色红,高出皮肤,边界清晰,下肢轻度凹陷性水肿,舌质暗淡,苔薄黄欠润,脉缓无力。
    中医诊断:绝经前后风疹(肝肾不足,风邪袭表)
    中医治法:滋养肝肾,解毒散风
    方剂:
    生地20g      麦冬15g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 牡丹皮10g      玄参15g
    天花粉15g    黑豆30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  益母草10g      丹参12g 
    二诊(2010.9.23):服药后皮疹全部消退,人觉轻松,精神爽快。近几天阴唇有点发痒,舌质暗淡,苔薄黄欠润,脉弦细。上方加白薇10g。
    生地20g      麦冬15g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 牡丹皮10g      玄参15g
    天花粉15g    黑豆30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  益母草10g      丹参12g
    白薇10g
    三诊(2010.10.11):身上皮疹未发,下肢浮肿消退,饮食增加,无不适,舌淡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。
    按语:全身风团,时作时止,瘙痒难忍,一般医者以风邪论治,以“风胜则痒”是也。疏风之药虽能驱除表邪,但辛散之性有耗阴之嫌,且年过七七,肾阴已亏,治宜润燥养营,忌用风药,方中重用生地、麦冬、玄参养阴生津,白芍养血柔肝,丹参、牡丹皮泻血分伏火,滋阴之中寓有抑阳之意,且凉血活血清热而无冰伏遏邪之弊,天花粉清热解毒生津,生甘草泻火和中解毒,益母草行血祛淤,活血行气而不推荡,使气血流通以除凝滞,大有益于阴分故有补阴之功,且利水解毒,治肿毒疮疡,黑豆滋肾解毒治皮肤病。全方以滋阴养血,凉血活血解毒为主,滋阴以清热,养血以治风,凉血以止血妄行,活血以血行风灭,解毒以泻火,待阴生血活,则火自灭,风自熄,故风疹随之而愈。
11、绝经前后郁证
    周某,女,50岁。初诊(2010.10.12):月经失调4月余。今年6月份小孩游泳淹死后,即忧郁成疾。6月份后即闭经3月余。末次月经9月10日来潮,这次月经量多,色红,经行小腹坠痛,至今30余天不净,打止血针亦无效。心情烦躁,周身乏力,整夜不能入睡,时时欲哭,不能自止,不能起床,二便尚可,以往月经正常。诉说病史时,愁容满面,泪流不止。曾先后服中药20余剂,观所用方均逍遥散加减。舌质偏暗,苔薄,脉细。
    中医诊断:绝经前后郁证(肝肾阴亏)
    中医治法:滋肾培土调肝
    方剂:
    生熟地30g 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 旱莲草24g  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   甘草6g
    丹参12g         百合20g
    二诊(2010.11.1):服上方3剂,阴道出血干净,服5剂后精神情绪明显好转,食欲增加。服药后矢气多,稍劳累全身乏力,舌脉同上。继服上方。
    三诊(2010.12.5):服上方近30剂,月经已恢复正常。
    按语:情志所伤,肝首当其冲。患者因儿子不幸身亡,心情抑郁成疾,致使气机不畅,肝之储藏调节失常,而致月经紊乱,经行腹痛,治以壮水兼培脾土以补肝气。方用生熟地滋肾精、壮肾水;旱莲滋肾泻火止血,太子参健脾、以气阴,白芍养肝血柔肝敛阴,丹参养血活血调经,百合敛气养心,安神定魄,全方组成,药仅七味,用药法则却大有突破,治肝郁之证,不以治肝为主,而重治肾,兼治脾土,以土生木。虽为郁证,但无一味理气之药,水足土健则木自旺,何郁不解。
12、老年经断复来
    黄某,女,53岁。初诊(2010.10.28):患者2008年绝经,2009年7月阴道又有少许流血,持续数月干净。近两周来阴道又有流血,量少,色红,有点气味,点滴难尽。白带量不多,平时胸胁胀闷,腹胀,呃逆频作,善叹息,口干喜饮,乍寒乍热,小便黄,睡眠差。有子宫脱垂病史近20余年。妇检:除子宫二度脱垂外未见异常,宫颈刮片、超声波检查均未发现异常。舌质红,苔薄黄,脉细弦。
    中医诊断:老年经断复来()
    中医治法:
    方药:
    柴胡6g      炒荆芥4.5g      黄柏10g      贯众炭12g      白芍15g
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 白术10g         川楝子10g    生地15g        芡实15g
    益母草12g   旱莲草15g
   二诊(2009.12.2):服上药10余剂,血已完全干净,诸症均减轻,但仍时有胸胁胀,多食则腹胀尤甚。舌淡、苔薄、脉细。继服上方加枳壳10g:
    柴胡6g      炒荆芥4.5g       黄柏10g      贯众炭12g     白芍15g
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 白术10g         川楝子10g    生地15g        芡实15g
    益母草12g   旱莲草15g       枳壳10g
    服上药20余剂,诸症消失,一直未再见阴道出血
    按:患者子宫脱垂20余年,可见中气不足,口干喜饮、尿黄、舌红、苔黄,说明火动确实有之,然此火非实火乃虚火耳。肝郁日久必损阴耗液,即是肝郁失藏,治宜从肝入手。方中柴胡疏肝气,炒荆芥既疏肝又可引血归经,白芍柔肝敛阴,川楝子行肝气治其胸胁胀痛,生地、旱莲草养阴清热止血,益母草调经止血,黄柏、贯众清热解毒,因出血日久必有感染,况患者出血已有气味,芡实健脾补任固涩止血,白术健脾提系带脉亦可举陷止血,此乃疏肝理气与壮水制火并举,使肝气自舒,水壮血足,虚火自平,故患者服药月余,阴道出血停止,诸症也随之消失,近两年未再见出血。
13、带下病
    赵某,女,36岁。初诊(2011.4.28):一贯带下量多,近一年来逐步加重,色白质、清稀、无气味,无阴痒,白带多到每天要换两次内裤,伴明显腰痛,腿软乏力。平时经常颜面浮肿,纳差,素大便干,小便正常,月经量偏少,经期推后,每40-50天一潮,经色黯红有血块,经行腹痛不甚,末次月经4月17日,舌质淡,苔薄白,脉细。
    中医诊断:白带下(脾肾亏虚,湿浊下注)
    中医治法:温肾健脾,益气止带
    方剂:
    党参15 g      白术15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 沙苑子10g      菟丝子15g
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芡实15g       莲须6g     杜仲12g        当归10g
    椿根白皮10g
    二诊(2011.5.19):服药后白带量明显减少,腰痛亦减轻,近几天有时感两少腹隐痛,现月经仍未来潮,舌淡红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加丹参15g。
    党参15 g      白术15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 沙苑子10g      菟丝子15g
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芡实15g       莲须6g     杜仲12g        当归10g
    椿根白皮10g  丹参15g
    三诊(2011.5.30):服药后月经于5月21日来潮,经期推迟4天,经行5天,用卫生巾连两包,色红,无腹痛,带下量已正常,腰腿痛明显好转,无特殊不适。舌质正常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。
    按语:脾气主升,肾主闭藏,脾阳虚则不能运化水湿,以致水湿内停而下注,肾气虚则不能固涩精气而下泄。患者带下清稀兼见腰痛、退软乏力肾气不足之象,浮肿、纳差脾虚之侯,辩证观之脾肾不足可以概见。其月经后期,量少,经行腹痛乃血虚气血不和之侯。治疗上宜温补脾肾,还要注意,命火必要肾水相济,才能发挥作用。肾强脾旺则带下自止,脾健血生则经水自调,方中以沙苑子、菟丝子、杜仲温肾添精;党参、白术、甘草、山药、芡实健脾益气;莲须、椿根白皮固涩止带。全方合补脾补肾、固涩、养血活血于一炉。
14、带下病
    余某,女,26岁。初诊(2008.10.7):自去年5月份人流后,带下量增多,色黄白相兼,质稠有气味,甚至每天都要换内裤,每于月经前后更多,无阴痒,查白带常规:未见滴虫、真菌,纳差乏力,腰部有下坠感,月经对期,量中等,每经期乳微胀痛,腹隐痛,末次月经9月13日。素口干喜冷饮,小便黄,大便尚可。妇检:宫颈中度糜烂。舌红,苔薄,脉细。
    中医诊断:黄带下(脾虚肝郁,湿热下注)
    中医治法:补脾疏肝,清热祛湿
    方药: 完带汤合易黄汤
    党参12g      白术10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 芡实15g    甘草6g
    黄柏12g      炒荆芥4.5g   车前子9g    白芍15g
   二诊(2008.10.25):服药后白带量明显减少,色白,质稀,近几天如蛋清样,无气味,舌质正常,脉细。继服上方。
   3个月以后复诊,带下自服中药后一直正常,饮食亦增加,精神较前明显好转,妇检:宫颈,轻糜。
按;患者自流产刮宫后发为黄带,黄带乃任脉湿热为病,又患者兼纳差、乏力、腰部下坠之症状。故此带下病就是带脉弛缓不能约束诸经所致。此患者既有脾虚带脉失约,又有任脉之湿热,故治拟完带汤合易黄汤二方加减。全方着眼于湿,但不循利湿之套法,而是补、散、升、消,均为湿邪开辟出路。
15、带下病
    陈某,女,30岁,公司职工。株洲市人。初诊(2012.5.20):患者服长效避孕药已一年,近月来白带增多为水样。胃纳差,口淡,睡眠欠佳,尿量减少,大便两天一次,面部色素沉着明显,舌淡白,唇色亦淡,脉沉滑略弦。
    辨证:带下病(脾肾虚损)
    中医治法:健脾固肾,收敛止带。
    方药:
    菟丝子25g      白术15g      炙甘草10g      白芍10g      海螵蛸15g
    白芷10g  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桑寄生15g      杜仲20g*7剂。
    二诊(2012.5.27):服药后带下较前大减,胃纳增进,面部色素沉着亦减轻,睡眠仍欠佳,尿正常,舌淡红,苔薄微黄,脉细滑。药已见效,按法照上方加夜交藤20g,续服6剂后,自带已净。
    菟丝子25g      白术15g      炙甘草10g      白芍10g      海螵蛸15g
    白芷10g  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桑寄生15g      杜仲20g      夜交藤20g*7剂。
    按语:患者白带为水样,胃纳差,口淡,睡眠欠佳,尿量减少, 大便两天一次,面部色素沉着明显,舌淡白,唇色亦淡,脉沉滑略弦。可辨证为脾肾虚损带下,中医治法为健脾固肾,收敛止带。方中白术、山药健脾,菟丝子、桑寄生、杜仲补肾,海螵蛸固涩止带,白芍酸以收之,白芷燥湿止带,炙甘草补中缓急,调和诸药。故患者服药后病情减轻。二诊患者睡眠仍欠佳,加夜交藤养血安神治疗失眠。
16、阴痒
    朱某,女,41岁。初诊(2011.9.8):外阴瘙痒2年余,近5天来阴痒加重,伴外阴疼痛、溃烂渗液、带下量多,行动不便。头痛,怕冷,手心自觉作热,苔薄黄,脉缓。查白带:真菌(+)。
    中医诊断:阴痒(肝郁脾虚,湿热下注)
    中医治法:清利肝经湿热,健脾燥湿
    内服方:
    柴胡6g     炒栀子10g      赤芍12g      土茯苓15g      车前草15g
    连翘10g    忍冬藤30g      白术10g      薏苡仁24g      泽泻10g
    苦参12g
    外洗方:
    蛇床子15g   苦参30g      忍冬藤30g     雄黄10g        明矾10g
    地肤子15g   仙灵脾15g    野菊花30g
    复诊(2011.9.15):外阴痒、糜烂已愈,查真菌(-)。
    按语:阴痒一证多属肝经湿热下注所致,从肝脾论治,认为本病起因乃肝郁脾虚,肝郁化火而乘脾土,致脾虚湿聚,湿热熏蒸,损及任带。故治疗以清肝泻火,解毒杀虫为主,佐以健脾利湿之品。方中柴胡解肝郁,炒栀子清三焦之火除心烦,赤芍清热凉血消肿,车前子、泽泻清利湿热,土茯苓、苦参、忍冬藤清热解毒、杀虫止痒,连翘泻心火止小便赤痛,并用白术、薏苡仁健脾益胃;并加外洗作用局部,清洁患处,防其重复感染。辩证准确,3剂辄效,痊愈出院。
17、不孕(子宫发育不良)
    夏某,女,24岁。初诊(2009.9.11):结婚近3年未孕,以往月经周期、量、色均正常,惟夏季月    经常推后。近几个月来月经推后10余天,量少,色红,有小血块,无腹痛,每经前一天头面浮肿,见红后浮肿消退。素头昏,纳差,较一般人怕冷,带下正常,二便尚可。妇检:子宫偏小,附件:(-),末次月经8月15日。曾到处求医治疗年余无效。舌质淡,苔薄白,脉沉细两尺弱。
    中医诊断:不孕(肝肾亏虚,气血不足)
    中医治法:温润添精
    方剂:毓麟珠加减
    党参12g      白术15g      当归10g  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枸杞子15g
    菟丝子15g    鹿角霜15g    龟甲20g     仙灵脾10g    川椒4.5g
    香附10g      白芍12g
    二诊(2009.10.6):服上药近20例,一般感觉尚好,上次月经9月22日来潮,推后近一周,这次月经还未潮,推后近一周,这次月经还未潮,现怕冷感明显减轻,舌质淡红,苔薄白,脉细。继服上方加紫河车30g
    党参12g      白术15g      当归10g  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枸杞子15g
    菟丝子15g    鹿角霜15g    龟甲20g     仙灵脾10g    川椒4.5g
    香附10g      白芍12g      紫河车30g
    三诊:2009年12月12日末次月经10月25日,现停经48天,无不适。惟晨起稍感恶心,嗜睡。尿HCG(+),诊断为早孕。停止服药。随访,2010年7月顺产一活男婴。
    按语:中医认为肾主生殖,其受孕机理主要是:肾气盛,精血充沛,任通冲盛,月经如期,两精相博,方能受孕。子宫发育不良,亦是先天肾气不足所致。从辩证看,月经后期量少,无腹痛之苦,并非淤血所致。乃精亏血少之象,病在肝肾。经行浮肿、纳差乃脾虚,血之化源不足。又素畏寒怕冷,下肢尤甚,可见肾阳不足,命门火衰。治以温润添精,以毓麟珠加减。方用熟地、枸杞子、菟丝子补肾养精,用龟甲、鹿角霜养任督加仙灵脾温肾助阳。少许川椒温督脉,在补肾精同时注意养肝血,以四物汤去川芎易以香附,香附入肝经走下焦直达胞宫,有暖胞之功,历来被列为妇科要药。综观全方,重在养精血,温肾益气,阳回阴升,有如春风化雨,万物资生,即所谓“天地氤氲,万物化醇”,故毓麟可期。
18、不孕
    肖某,女,37岁。初诊(2010.10.10):结婚8年未孕。自15岁月经初潮,月经即不正常,月经每3——4个月一潮,以后月经更稀发,间隔时间延长。自结婚后渐至不用西药不来月经,而且近两年来月经量极少,用卫生巾不到1包。曾因不孕至很多医院诊治,并找私人医生看病,所费不赀,终未见效,为此甚为苦恼。作妇检,子宫后倾,稍小于正常。爱人检查未发现异常。每经行伴腰酸,头昏痛,平时心烦喜怒,口干喜饮,动则汗多,心慌,形体消瘦;末次月经8月11日,此次月经亦是用药后方来潮;舌淡红,苔少,脉细两尺尤弱。
    中医诊断:不孕(精血不足,血海不充)
    中医治法:养血调经,滋肾泻火
    方剂:养精种玉汤加减
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当归15g      龟甲30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枸杞子15g
    山萸肉15g    牡丹皮10g    白芍12g      沙参10g 
    二诊(2010.2.28):服上药60余剂,2010年12月2日月经来潮(未服西药),经行三天、量少、色红、经期头痛;元月10日月经又潮,但量仍不多,腹中微痛;2月份月经未潮,近1周感厌食,晨起有恶心感,查HCG阳性,诊断为早孕,即停止服药。
    按语:古人认为“求子之法,必先调经”,此患者久不孕,伴月经不调,欲使之孕,必先调经。然调经之法,亦当审慎,经水不行,分有余与不足,辩证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。有余者,调之使通,不足者,益之使通,观此患者面色无华,形体消瘦,月经后期,量少,伴头昏、心慌、脉细,乃精血不足之象。观此患者,故以养精种玉汤原方加味滋肾水平肝木,养精种玉汤乃四物汤去川芎加山萸肉而成,观此方熟地甘平,当归辛苦温,白芍酸平,山萸肉酸温。其中熟地、白芍性平,当归、山萸肉性温,综合起来,平而偏温,养肾中氤氲之气即温润添精之意。又加龟甲、枸杞子养任脉,任主胞胎,综观上药有壅而火动之嫌,故加牡丹皮一味泻火又制其壅;山药、沙参养肺阴,肾乃肺之子,肾不足子盗母气,故养肺阴滋水之上源。药力专功,自然受孕,多年所求,终得如愿以偿。
19、闭经伴不孕
    许某,女,35岁。初诊(2011.4.9)闭经二年伴原发性不孕5年,15岁初潮,经色、周期尚可,2000年结婚后,渐月经量少、后期,末次月经2000年1月,至今1年余仍未来潮,期间曾服中药近50余例,未见明显效果。白带量减少,性欲减退,畏寒,睡眠差,纳食不香,人体消瘦,妇检:子宫偏小。舌质淡红,苔中后不微厚,脉弦细。
    中医诊断:不孕(宫寒不孕)
    中医治法:温润添精
    方药:
    当归15g  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川芎9g      白芍12g     吴茱萸6g
    艾叶9g   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川牛膝10g   白术15g     茯苓12g
    丹参15g      桂枝4.5g
    二诊(2011.4.23):服药后月经仍未潮,但带下量增多,大便干,舌质淡红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加    仙灵脾10g 、肉苁蓉12g。
    当归15g  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川芎9g      白芍12g     吴茱萸6g
    艾叶9g   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川牛膝10g   白术15g     茯苓12g
    丹参15g      桂枝4.5g     仙灵脾10g   肉苁蓉12g
    三诊(2011.5.7):服药后月经于今日来潮,色红,质稠,无小腹疼痛,舌脉同上。继服上方。
四诊(2011.5.21):末次月经5月7日来潮,4天干净,第一天量多,后减少,无腰痛疼痛,舌质淡红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加仙茅10g、鹿角霜15g
    当归15g  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川芎9g      白芍12g     吴茱萸6g
    艾叶9g   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川牛膝10g   白术15g     茯苓12g
    丹参15g      桂枝4.5g     仙灵脾10g   肉苁蓉12g    仙茅10g
    鹿角霜15g
   五诊(2011.6.17):服药后,末次月经6月14日来潮,今日干净,经前乳房作胀,余无不适,舌质正常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。
   六诊(2011.7.29):患者月经来潮,近日头昏乏力,晨起恶心,查尿HCG阳性,暂停服中药。2012年3月顺产一活男婴。
    按:古人认为月经不通,以通为法,然绝非破气破血之属所能囊括,古人早有告诫,经水不通,分有余、不足,有余者通之,不足者补之。患者月经量少,后期渐至闭经,且形体消瘦,可见枯之为病,其来渐也。故治疗上以充为主,肝脾肾三脏同调,方用四物汤养血调经,茯苓、白术健脾以助生血之源,以阳血之中兼以培土之法,丹参、牛膝养血活血调经,充盛之中兼以流通之机,熟地、阿胶养肾中精气。鹿角霜温肾助阳,兼养阴精得鹿之精气最足;艾叶入下焦调气机,暖胞宫,桂枝温通经络。所选药物均温而不燥,且有养精之熟地、阿胶,达阴阳双补、阴中求阳之目的,合于肾乃水火之宅之旨。
20、妊娠恶阻(呕血)
    李某,女,26岁。初诊(2009.1.10):停经50+天开始恶心呕吐,不能进食,并感头昏、心慌、畏寒,昨天下午二时许恶心呕吐鲜血三四口后来我院就诊,入住我科,晚8时许心口痛,吐暗红色血一口,以往无胃痛史,近一周多,未解大便,小便短少,舌质稍红,苔薄白,脉细滑。
    中医诊断:妊娠恶阻(冲气上逆,脾胃气伤)
    中医治法:健脾和胃,止血安胎
    方药:香少砂六君子汤加减
    党参12g      砂仁9g      陈皮6g       姜法夏6g      炒白术10g
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炙甘草6g    仙鹤草15g     阿胶12g(另包烊化)
    白芍15g
    二诊(2009.1.13):服药3剂,呕吐减轻,呕吐物无血性分泌物,已能进食,但食欲不佳,舌稍红,脉滑。拟用调肝扶脾,养阴清热之剂。
    竹茹12g  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黄芩10g     甘草3g     白芍12g
    续断12g        桑寄生12g    黄连2g      苏叶6g     沙参12g
    三诊(2009.1.17):服药三剂,呕吐停止,出院,继带以上中药5剂。
    按:妇人之身,有余于气,不足于血,孕后阴血养胎,阴分必亏,无以摄纳肝阳,肝阳过升,则饮食自不能入胃,反上逆作呕。患者素体脾胃虚弱,又兼受孕碍脾,脾运迟则湿停,湿伤脾,更虚其虚,虽患者此时为肝脾受病,但吐甚则更使脾胃气伤,脾胃气伤则恐堕胎。故治首先宜健脾益气,化浊降逆,佐以止血。方用香少砂六君子汤去木香醒脾和胃(木香性降,恐又堕胎之弊),,山药补脾益气,养脾之阴,仙鹤草、阿胶止血,仅用白芍一味,柔肝降逆气。二诊时,拟调和肝脾,养阴清热以善其后。
21、胎动不安
    鲁某,女,27岁。初诊(2011.6.18):末次月经4月14日,停经2+月于6月8日下午突然开始阴道流血,少于月经量,色黯红,伴有腰痛,当时在株洲县人民医院急诊住院治疗,7天后好转出院。今天又因阴道流血伴恶心呕吐来我院门诊,拟“先兆流产”收住院。 入院时阴道仍有少于月经量的出血,伴腰腹疼痛、恶心呕吐、不能进食、头昏,舌质红,苔薄黄,脉细滑。
    中医诊断:胎动不安(阴虚内热,胎元不固)
    中医治法:养阴清热,止血安胎,佐以和胃止呕
    方药:香少砂六君子汤加减
    南北沙参各15g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竹茹12g      玉竹12g     黄芩9g
    白芍12g           生地24g      桑寄生12g    甘草3g      黄连2g
    苏叶6g
    二诊(2011.7.2):服上方3剂,阴道出血停止,继守上方,10+天未再出血,呕吐亦止。能进食但有恶心感,胃脘痛,腰酸,有时腹痛,舌苔黄,有一片绿苔,脉滑数。继服上方加广木香4.5g
    南北沙参各15g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竹茹12g      玉竹12g     黄芩9g
    白芍12g           生地24g      桑寄生12g    甘草3g      黄连2g
    苏叶6g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广木香4.5g
    三诊(2011.7.20):一直服上方加减20余剂,阴道一直未再出血,腰腹已无疼痛,恶心感消失,一般情况好,出院。
    按:患者消瘦,乃阴虚内热形体,加上孕后恶呕不止,不能进食,重伤其阴,肝阴不濡,肝阳内炽,血虚生内热,更助其内热炽盛,反过来又热灼血干,迫妄行。热耗阴血,迫血妄行是此患者的重要发病机制,热扰冲任,血海不宁,故胎孕不安。故治以养阴清热,稍佐以和胃止吐之品,阴生热去,胎自安也。
22、产后缺乳
    刘某,女,24岁。初诊(2009.4.24):患者于3月13日顺产一女婴,一直乳汁甚少,乳房不胀,但触及即漏乳,乳汁清稀,产后出血不多,但恶露至今月余未净,量少,色淡红,口干,时感头昏,纳可,二便尚可,舌淡,苔薄白,脉细。
   中医诊断:产后缺乳(气血虚弱)
   中医治法:补气养血,佐以通乳
   方药:
   党参15g      黄芪15g       当归12g       炙甘草6g    白术15g
   通草6g       木馒头10g     炮甲珠10g     白质6g      大枣3枚
   陈皮6g       川芎6g
    二诊(2009.4.30):服上方6剂,恶露已净,乳汁增多,乳房已有胀感,但仍时有漏乳,口干,舌淡,苔薄,脉细。服上方10余剂,乳汁增多,再无漏乳。
    按:乳汁不行证有虚实之别,实者气滞乳壅、闭而不行,症见乳房胀痛;虚者气血虚弱,生化不足,无乳可下,症见乳房不胀,乳汁清稀。此患者产后月余,恶露不绝,量少色淡,乳汁少、质清稀。乳房不胀,乃一派气血不足之象。然气血所化生本于脾胃之健运。故治宜健脾为主,然毕竟乳汁不行,故佐以通经下乳。纵观全方,重在健脾滋其化源,佐以通经下乳之药。寓行于养之中,养在其首,通在其中,养不滋腻,通不颇散。
23、产后发热
    刘某,女,27岁。株洲禄口人。初诊(2009.6.5):患者半月前入院行剖宫产,分娩一男婴,后持续发热,,近半月来体温最高达39~40℃,血常规检查无明显异常,西医经抗炎、补液治疗,效果不佳。经床旁会诊,发热原因待查?今日来诊,症见:患者精神萎靡,形体消瘦,查体温39.2℃,发热重,无恶寒,汗出热不解,烦躁口苦,不思饮食,下腹疼痛拒按。舌暗红、苔白、脉细数。
    中医诊断:产后发热(营卫失和,邪阻胞宫)
    中医治法:调和营卫,和解少阳
    方药:柴胡桂枝汤加减
    柴胡10g      桂枝5g      桃仁15g      红花6g      半夏6g
    黄芩10g      党参20g     白芍12g      甘草5g*3剂
    二诊(2009.6.8)患者发热明显减轻,口干。体查:T37.8℃,纳食好转,腹痛减轻,脉象和缓,舌暗苔薄。
    中医诊断:气阴两虚,淤血阻络
    中医治法:调和营卫,滋阴补气,活血通络
    方药:柴胡桂枝汤加减
    柴胡10g      桂枝5g      麦冬10g      玄参12g      太子参10g
    桃仁10g      红花6g      半夏6g       黄芩10g      党参20g
    白芍12g      甘草5g*5剂
    服药后,热退,饮食如常,无明显腹痛,精神转好。
    按语:患者行破宫产,恶血未去,忽感外邪,营卫失和,而致少阳受邪,外邪乘虚入于血络,结于胞宫,致络阻血淤,邪热难解。顾方以桃仁、红花活血化淤,血活则热自除。

中医制剂

妇科疾病

1、痛经
    陈某,女,21岁。初诊(2010.9.30):自13岁初潮开始,即有经行腹痛。近年来疼痛逐渐加重,每经来潮第三天开始疼痛,痛时吐绿水,手脚冰凉,经色开始两天淡红,后逐渐转红,经量多,每次用卫生巾10包,经行6天干净。月经周期退后,常40—50天一潮,经期大便不稀,平时纳差,精神不好,白带量不多。观其形体消瘦,面色寡白,末次月经9月5日来潮。舌质淡红,苔薄白,脉细。患者因痛经不能坚持工作,曾四处求医,但效果不显。
    中医诊断:痛经(经血不足,胞脉失养)
    中医治法:养血滋肾,调经止痛
    方剂:胶艾四物汤加味
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艾叶6g      当归10g      川穹9g      熟地15g
    白芍24g      吴茱萸3g    香附12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 山萸肉15g 
    二诊(2010.10.21):服上药10余剂,末次月经10月10日来潮,4天干净,经色鲜红,用卫生巾5包,已无腹痛,但仍有少量血块,口干喜饮,舌红,苔薄,脉细。上方加太子参15g 、麦冬15g 、鸡血藤15g。
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艾叶6g      当归10g      川穹9g      熟地15g
    白芍24g      吴茱萸3g    香附12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 山萸肉15g
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 麦冬15g     鸡血藤15g。
    三诊(2010.11.18):服上方10余剂,末次月经11月15日来潮,现已干净。这次月经经量较上次减少,用卫生巾3包,色红无块,已无腹痛,有时口干,余无不适,舌淡,苔薄,脉细。仍服上方善后。
    按语:患者不在经前痛,亦不是见红而痛,而是每月经来潮第三天开始腹痛甚,并伴有经期延后,经色淡红,形体消瘦,面色晄白,月经量多,两脉细弱等,属虚证无疑。此淤由虚所生,本案乃血虚精亏,治疗突出“补”字。故选用胶艾四物汤原方加味。胶艾汤乃养血固冲任之要方,后世多用于治崩漏,此例痛经中选用,主要取其养精血、和气血、暖宫调经之目的。方中四物汤养血和血调经,重用白芍配甘草解痉镇痛,阿胶养血固充任,艾叶性味苦温,配合香附暖宫行气镇痛,又可制阿胶、熟地、山萸肉之滋腻,吴茱萸暖肝止呕。痛经的论治,对阿胶、熟地、山萸肉等滋腻药一般都比较慎用,以防其滞而致痛。而此病例中却三药同用,可见只要辩证准确,一旦抓住虚的本质,在施治上即不拘于“痛无补法”之说,放手使用而获良效。
2、经行口糜
    周某,女,29岁。初诊(2010.12.6):自2009年流产后,每逢经期即发口腔溃烂疼痛,平时每操劳后易发,发作时常伴口渴、心烦、多梦,月经周期尚准,经量颇多,经色正常,经期腰痛明显,无腹痛。每次月经来潮后,口腔溃面慢慢开始愈合。末次月经于今日来潮,开始量少,观舌上有散在的大小不等的溃疡面,口腔充血,伴心烦、口渴、小便黄、咽红喉痛,大便正常,舌红,苔薄,脉细稍数。曾多    次就医,服中西药效果不显。
    中医诊断:行经口糜(阴虚火旺)
    中医治法:滋肾水,清心火
    方剂:
    生地20g      玄参15g      麦冬15g      青盐1g      白芍12g
    甘草4.5g     乌梅4个      丹参15g      桑葚子15g   地龙15g
    二诊(2010.12.14):服上药5剂,口腔糜烂好转,以往经净后才慢慢恢复,这次月经来潮当天服药后,口腔疼痛即明显好转,经行4天,口腔溃烂已基本愈合,月经量亦较前减少,舌红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。
    三诊(2011.1.10):末次月经元月5日来潮,现已干净,经期未发生口腔糜烂,但仍感心烦、口渴、咽痛,舌脉同前。嘱其服上方、以后随访几个周期,再未发生口糜,余症亦消失。
    按:患者口糜一证,每耗血伤阴而发,虽为有火,乃虚火也。本在肾水大亏,标在心火过旺,治宜滋肾水,清心火,引火下行。方中重用生地,配玄参、桑椹滋肾壮水,白芍养血敛阴,麦冬养心阴,水足而火自灭,丹参苦微寒,能活血、清血热、除烦而使行不伤正;青盐咸寒,助水脏而益精气,乌梅酸温平涩,生甘草清热解毒,又有降火止痛之功,配合治疗口腔糜烂,屡用屡效,而地龙咸寒无毒,大寒能祛热邪,除大热,咸能主下走,对口糜兼有咽红喉痛者,用之神妙。
3、少女血崩(青春期功血)
    刘某,女,14岁,初诊(2010.4.2):自去年9月份,月经初潮起,至今一年余阴道出血淋漓不干净,时而量多如注,时而漏下淋漓难尽,有时持续数月之久,有时一月仅干净几天又潮。这次月经于3月6日来潮,至今近一月仍未干净,期间曾服止血药无效,家属拒绝激素治疗,现已用卫生巾数十包,色鲜红,量时多时少,无血块,无腹痛,平素大便干,头昏,腰痛,纳差,口不干,时心烦,追问病史,自幼爱好体育运动,月经来潮后亦未终止,后因长期出血才不得不停止,现每劳累后出血增多,形体    消瘦,面色萎黄,舌质红,苔中心微腻,脉细数。
    中医诊断:血崩(脾肾亏虚,气血不足)
    中医治法:健脾益气,滋肾养精
    方药:
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   生熟地各30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  旱莲草20g      甘草6g
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     冬楂炭10g
    二诊(2010.5.9)服药后月经于4月8日干净,这次月经于5月7日来潮,量多,经期大便溏,欲呕,心慌,乏力,舌稍红,苔薄,脉细数。继服上方加半夏10g、荆芥炭4.5g
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  生熟地各30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 旱莲草20g      甘草6g
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     冬楂炭10g     荆芥炭4.5g     半夏10g   
    三诊(2010.5.16):这次月经5月7日至5月15日,经行8天干净,用卫生巾4包,经后头昏乏力、心慌、口干喜热饮、恶心感消失,二便正常,但仍稍差,舌质偏淡,苔薄,脉细数。上方去姜半夏、荆芥炭、太子参,加党参15g、炒枣仁10g
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  生熟地各30g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 旱莲草20g      甘草6g
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    冬楂炭10g   荆芥炭4.5g     半夏10
    四诊(2010.7.14)这次月经于6月24日来潮,6天干净,用卫生巾3包,无特殊不适仅经后感头晕、乏力,舌质淡、苔薄白、脉细。继服上方,加山萸肉15g,生熟地改成熟地20g。
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  熟地各30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 旱莲草20g      甘草6g
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   冬楂炭10g   荆芥炭4.5g    半夏10
    山萸肉15g
    按:本例或血下如注,或淋漓不尽,交错出现,并见头晕、乏力、纳差、面色萎黄,可见脾胃虚弱,不能摄血归源使然,每动则加剧者,乃动而耗气伤精故也,又患者年方二七,肾精未实,肾气未充,处于生长发育阶段,古人有少女治肾之说。青主曰“经本于肾”,崩漏乃乱经之甚也,观其崩漏并见腰酸腿软,肾虚确有之。虽年少之人火炽血热,毕竟崩漏日久天长,气血俱亏,既脾肾不足,气血俱虚,就应补益脾肾,益气养血。故方用太子参、山药、生甘草补脾胃,以其补气而兼能益阴,味甘而无温燥之性;生熟地、白芍、旱莲草、阿胶养精血,阿胶、旱莲草又有止血之功。古人治崩漏优势塞流、澄源、复旧三法,本人治崩虽不尽用止法,亦不违背此旨,不重于止血,而重在澄源固本,又澄源固本不碍于止血。
4、血崩
    杨某,女,49岁。初诊(2010.9.18):月经先期、量多三年余,开始服用中西药可以止血,近年来月经量越来越多,出血时间长,服中药亦不能止血。末次月经8月25日来潮,至今已20多天仍未干净,开始几天量多,有大血块,但腹痛不明显,每天用卫生巾2包,后量减少,但淋漓不尽。近来感冒,不适,有冷感,欲呕,口干喜热饮,大便干结,小便可,面色萎黄,B超提示“子宫肌瘤待排”,舌质淡,苔薄白,脉细。观前所用中药均系清热凉血、固涩止血之品。
    中医诊断:血崩(气虚血脱)
    中医治法:补脾益气,佐化瘀止血
    方剂:
    黄芪15g      白术10g      黑姜炭3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 三七末4.5g
    制首乌15g    莲房炭15g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  蒲黄炭10g
    二诊(2010.9.26):服上方4剂阴道出血停止,大便正常,胃中冷感减轻,仍口干喜热饮,下腹部有点作胀,心慌,头昏,乏力,舌淡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加橘红6g。
    黄芪15g      白术10g      黑姜炭3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 三七末4.5g
    制首乌15g    莲房炭15g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  蒲黄炭10g   橘红6g
    三诊(2010.10.15):这次月经于9月30日来潮,量减少,用纸2刀,7天干净,大血块明显减少,下腹胀明显消失,余症均减轻,饮食增加,精神好转。继服上方。
    按语:崩漏日久致阴血流失,气随血耗因之而虚,加上长期投以寒凉阻碍阳气升发,又犯见血止血之诫,介类、胶、炭之属,酸敛滋腻用之不慎,终碍脾胃。今患者头昏心慌,脾虚不能生血,崩中漏下不止,脾不统血使然。方中以黄芪为君,味甘性温质轻而润,能入脾补气,滋以白术键脾益气助其生发之气。黑姜温中散寒,炒黑去其辛散之性,而有止血、引血归经之妙,莲房炭苦涩温,止血,白芍敛阴,配甘草酸甘化阴,补阴血之不足;制首乌润肠通便,制后去毒,留润肠之功,而去滑利太过之弊。患者检查疑是子宫肌瘤,虽无腹痛,但大血块多,可见淤血有之,温中散寒止血,对脾虚不统血自属正治,但对淤血却非其治也,故佐三七、蒲黄炭,三七善化淤又善止血妄行,为理血妙品,蒲黄活血化淤炒炭又有止血之用。观全方不求止血而血自止,温之止之,行之止之,与世俗见血非投凉即滋阴,相互成风不重辩证,绝然有异。
5、血崩(更年期功血)
    赵某,女,48岁。初诊(2009.11.2):患者一贯月经量多,近一年月经紊乱,经期超前,甚至一月两潮,经量特多,淋漓不尽,经净后又赤白带下,带下量多,伴口鼻干燥、身燥,下肢尤甚,夜晚有时燥得不能入睡,经常耳鸣,大便一贯溏,平时稍吃滋腻即大便稀,舌质淡,苔薄,脉右沉细、左细数。多次服中药,均无明显疗效。观所用药均养阴清热之品。这次月经10月20日来潮,至今未净。
    中医诊断:血崩()
    中医治法:补中固涩止血
    方药:
    百合24g         山药20g       芡实15g     甘草 6g    乌贼骨20g
    贯众炭12g       荆芥炭4.5g    五味子4.5g   锻龙牡30g
    二诊(2009.12.6):服药后上次月经11月5日干净,这次月经12月1日来潮,今日已有将净之势,用卫生巾3包,大便基本正常,烦躁、带下亦较前明显好转。舌质红,苔薄,脉细。
继服上方观察3个月,月经恢复正常。 
    按:患者年近五旬,冲任已衰,开合无制是为漏下之证,其辩证看,身燥、口鼻干燥,可见有热;又有大便溏泄亦甚,又非能以热概之,而有中阳不足之症,纯补脾益气,忘却患者阴虚之证,不独无益,反增燥灼温热助动之嫌。因此治疗上宜阴阳兼顾,用药避其寒热偏颇。方用山药、芡实、甘草补脾益气,此补虚无燥动之滤;安血以乌贼骨、五味子、煅龙牡固涩止血,此安血而无寒凉之苦;惯众炭止血又可清热解毒治赤白带下;荆芥炭引血归经又可止带,而无寒凉碍胃之弊;重用百合养心安神除烦。全方以补中固涩止血为主,补中避温燥,止血避寒凉。
6、闭经
    王某,女,22岁,已婚,株洲县人。初诊(2012.8.11):月经素迟至,经来夹有血块,无腹痛。近两年月经紊乱,常数月不至。迭经黄体酮等药医治,均最终未能解决问题。现经停50余天,常怀不孕之忧。其形体肥胖,饮食起居如常,苔薄白,脉缓弱。
    中医诊断:闭经(寒凝血瘀)
    中医治法:温经化瘀,兼益气养血。
    处方:温经汤加减
    熟地12g      丹参12g      赤芍12g      香附各12g      党参10g
    阿胶10g      当归9g       柴胡9g       川芎8g         炙甘草6g
    桂枝10g      三棱6g       莪术6g*20剂
    二诊(2012.9.1):症状同前,上方乃更增桃仁、红花以增强逐瘀通经之力。水煎温服共15剂。
    熟地12g      丹参12g      赤芍12g      香附各12g      党参10g
    阿胶10g      当归9g       柴胡9g       川芎8g         炙甘草6g
    桂枝10g      三棱6g       莪术6g       桃仁10g        红花10g*15剂
    三诊(2012.9.16):月经仍未至。脉缓有力。此前补益之药已服30余剂,刻下阳气已盛,阴血已足。于是去熟地、阿胶、黄芪等益气养血之品,而专以活血逐瘀,并加逐瘀通经且引药下行的川牛膝、善窜通经的穿山甲。水煎温服5剂。
    丹参12g      赤芍12g      香附各12g      党参10g      当归9g
    柴胡9g       川芎8g       炙甘草6g       桂枝10g      三棱6g
    莪术6g       桃仁10g      红花10g        川牛膝10g    穿山甲10g*5剂
    药服完后,经水畅通。嘱好自将息,待以后经来之前一周左右时,连服三个月药,以巩固疗效。一年后偶遇患者,其喜告:已有小宝宝了。询其月经,云亦正常。
    按语:闭经一症,证分虚实。虚者为阴血不足,无血可下;实者为实邪阻隔,血不得下。本案患者,年轻体胖,又无虚损见证,故应属实证范畴。其苔薄白,脉缓弱,虽有阳气不足之象,但更为寒湿内蕴之征。联系到素来月经迟至和夹有血块,其病机应是阳气不足,寒凝血瘀,治当温经化瘀,兼益气养血。寒湿得除,阳气充沛后,血活瘀祛而经通病愈。
7、月经先后不定期
    谷某,女,37岁。初诊(2008.4.23):月经先后不定期10余年。2008年曾患急性盆腔炎,经用中西药治疗后退烧,症状缓解,以后经常发生少腹隐痛,以左侧为甚,连及腰部,月经先后不定期,时提前10余天,时推后5-6天,经色先茶色,后转黯红,再转红,量时少时无;经行前后少腹痛甚,末次月经4月18日来潮,上次月经3月11日。平时带下量多、色淡黄、无气味,素口干喜饮、心烦、头昏胀、小便黄、大便干,舌质红,苔薄,脉弦细。
    中医诊断:月经先后不定期(肝郁气滞,气血不调)
    中医治法:疏肝肾之气,养血调经
    方药:
    白薇10g      当归10g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 牡丹皮10g      川楝子10g
    生地15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丹参12g      香附12g        莲子心6g
    桑寄生15g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  薏苡仁15g    川芎9g
    二诊(2008.5.23):服药后月经于5月12日来潮,少腹痛明显好转,睡眠差、头昏、心慌、带下量减少,舌质红,苔薄黄,脉细。上方去川芎,加太子参15g、柏子仁10g。
    白薇10g      当归10g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 牡丹皮10g      川楝子10g
    生地15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丹参12g      香附12g        莲子心6g
    桑寄生15g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  薏苡仁15g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   柏子仁10g
    服上方50余剂,患者月经正常,腹痛基本消失,仅劳累后稍觉不适。
    按:经行时有时无量不均,周期超前错后时不定,少腹连及腰部疼痛,其痛责之于肝肾,肝司血海而主疏泄,肝郁则木失条达,疏泄失司,血海失调而致经期错乱。故治宜疏肝肾之气,养肝肾之精。方用当归、白芍养肝血柔肝木,生地壮肾水清肾火;白薇清芬以疏肝郁,香附、川楝子行肝肾之气,牡丹皮、丹参凉血活血,川芎味辛行血气;莲子心清心火通小便;桑寄生补肾壮腰;山药、薏苡仁之甘淡以利肾水治带下。全方使肝肾之气舒而精通,肝肾之气旺而则水利,郁既开而经水自有定期。
8、闭经(多囊卵巢综合征)
    陈某,女,18岁,初诊(2010.6.13):患者11岁月经初潮,既往月经后期,每40-50天一潮,量少,伴有痛经,后经治疗痛经好转,但月经后期越来越严重,2009年春节在长沙某医院因“闭经“做腹腔镜检查,诊断为“多囊卵巢综合征”。自去年8月份开始,至今近一年月经一直未潮,其间求医,曾服中药近二百余剂,大便干结,腹部胀气,经服中药治疗有所好转,但月经终未来潮。观其形体消瘦,面色黯,情志抑郁,多毛,以双下肢为甚,小便次数多,口不甚干,舌偏红,苔白,脉细数。
    中医诊断:闭经()
    中医治法:
    方药:
    鹿角霜15g      香附12g      鸡血藤15g       鳖甲30g     菟丝子15g
    薏苡仁15g      鸡内金10g    柏子仁10g       泽兰10g     川牛膝10g
    益母草12g
    二诊(2010年7月4日):月经仍未潮,夜晚发燥热,口干喜饮,二便调,纳可,舌红,苔薄黄,脉细。继服上方加浙贝母15g。
    鹿角霜15g      香附12g      鸡血藤15g       鳖甲30g     菟丝子15g
    薏苡仁15g      鸡内金10g    柏子仁10g       泽兰10g     川牛膝10g
    益母草12g      浙贝母15g
    三诊(2010年7月21日):服药后月经于7月16日来潮,始色黑如渣,后转红,量少,三天干净,经后烦热感消失,舌红,苔薄,脉细弱。继服上方。
四诊(2010年8月16):服药后月经于8月9日来潮,现已干净,量较前增多,月经颜色已转红,,无腰腹痛,精神转佳,舌红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以巩固疗效。
    按:多囊卵巢综合症,中医学无类似病名,散载于中医文献“月经过少”、“闭经”、“不孕”等篇里,根据现代一些报道,多囊卵巢综合症的中医治疗多采用补肾养血、化痰软坚法治疗。患者以辩证看,其突出特点是年方18,属室女闭经,少女处于生长发育的重要阶段,,肾气盛是女性发育的重要物质,是月经来潮的先决条件。患者年过二七月经不潮,无不与肾有关,并伴面色黧黑,亦肾虚肾色外露之象,故治疗上抓住重点在肾,方用鹿角霜咸温,用温补强壮药,又配以菟丝子补肾精,菟丝子禀气中和,善补而不峻。患者表现出的突出症状是闭经,闭经后兼见舌红、苔黄、口干喜饮,烦躁,似有化热之象而投以寒凉。治宜补血制火,补宜通之,因势利导,使血海充,由满而溢,自有水到渠成之效。卵巢肿大,包膜增厚属中医癥瘕范畴,故用鳖甲、浙贝配鹿角霜软坚散结。多囊卵巢属囊性肿块,聚湿生痰所致,故加重用薏苡仁利湿以解下焦之毒。香附子行气开郁,为治以行气为先是也。全方辩证抓住重点,辩病符合情理。
9、经行头痛
    邓某,女,38岁。初诊(2008.9.13):经期头痛近十年,近一年症状逐步加重。每经前一周左右开始头痛,以左侧为甚,痛甚时不能坚持正常工作,吃去痛片只能得到暂时得缓解,一直痛到月经干净才慢慢缓解。痛时常伴恶心吐涎,有时伴有牙龈出血。月经量中等,有血块,经量少时头痛加重。平时性情急躁易怒,五心烦热,口干不甚饮,二便正常,饮食一般。末次月经8月27日。曾在当地医院多处求医,均无明显疗效,特来我院求治。
    中医诊断:经行头痛(肝肾阴虚,肝阳上扰)
    中医治法:滋水涵木,平肝熄风
    方药:
    钩藤30g      丹参15g       白芍20g  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竹茹10g
    龟甲30g      麦冬15g       地骨皮12g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桑叶10g
    生牡蛎30g
    患者看病后带中药返回当地,服10余剂月经来潮,头痛明显减轻。后坚持服药一段时期,再未发生行经头痛。
    按:头痛伴月经周期性的出现,除按一般头痛辩证外还应考虑与经血有着明显关系,妇人气盛血虚,患者平素性情急躁,肝气本旺,月经将行阴血下注血海,水亏则肝木失养,肝阳上亢干扰清阳,故头痛。肝旺侮脾,则恶心吐涎。肾主骨,齿乃骨之余,肾水不足,虚火上炎则牙龈出血,五心烦热,舌红、少苔均为阴虚火旺之象。故治疗肾水不足而风阳上扰之头痛,当大补肾水。妙在治肾而兼治其肝,大补肾水兼养肝木,又加轻清之品,少少散之。
    10、绝经前后风疹
    容**,女,53岁。初诊(2010.8.26):全身皮疹反复发作4年,加重1年。全身疹块反复发作,发作前自觉烘热,继而出现类似风团状斑疹,从头部渐至全身,高出皮肤,色红,瘙痒异常,时作时止,发作无时,入夜尤甚,无明显食物异常及粉尘刺激史。平时胸闷心慌,气短,烦躁,白带量多,无气味。2000年因“子宫肌瘤”在当地医院进行子宫全切术。因皮疹发作时瘙痒难忍,曾先后到许多医院皮肤科就诊,均无明显疗效。检查可见:手背部可见明显抓痕,呈条索状,色红,高出皮肤,边界清晰,下肢轻度凹陷性水肿,舌质暗淡,苔薄黄欠润,脉缓无力。
    中医诊断:绝经前后风疹(肝肾不足,风邪袭表)
    中医治法:滋养肝肾,解毒散风
    方剂:
    生地20g      麦冬15g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 牡丹皮10g      玄参15g
    天花粉15g    黑豆30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  益母草10g      丹参12g 
    二诊(2010.9.23):服药后皮疹全部消退,人觉轻松,精神爽快。近几天阴唇有点发痒,舌质暗淡,苔薄黄欠润,脉弦细。上方加白薇10g。
    生地20g      麦冬15g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 牡丹皮10g      玄参15g
    天花粉15g    黑豆30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  益母草10g      丹参12g
    白薇10g
    三诊(2010.10.11):身上皮疹未发,下肢浮肿消退,饮食增加,无不适,舌淡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。
    按语:全身风团,时作时止,瘙痒难忍,一般医者以风邪论治,以“风胜则痒”是也。疏风之药虽能驱除表邪,但辛散之性有耗阴之嫌,且年过七七,肾阴已亏,治宜润燥养营,忌用风药,方中重用生地、麦冬、玄参养阴生津,白芍养血柔肝,丹参、牡丹皮泻血分伏火,滋阴之中寓有抑阳之意,且凉血活血清热而无冰伏遏邪之弊,天花粉清热解毒生津,生甘草泻火和中解毒,益母草行血祛淤,活血行气而不推荡,使气血流通以除凝滞,大有益于阴分故有补阴之功,且利水解毒,治肿毒疮疡,黑豆滋肾解毒治皮肤病。全方以滋阴养血,凉血活血解毒为主,滋阴以清热,养血以治风,凉血以止血妄行,活血以血行风灭,解毒以泻火,待阴生血活,则火自灭,风自熄,故风疹随之而愈。
11、绝经前后郁证
    周某,女,50岁。初诊(2010.10.12):月经失调4月余。今年6月份小孩游泳淹死后,即忧郁成疾。6月份后即闭经3月余。末次月经9月10日来潮,这次月经量多,色红,经行小腹坠痛,至今30余天不净,打止血针亦无效。心情烦躁,周身乏力,整夜不能入睡,时时欲哭,不能自止,不能起床,二便尚可,以往月经正常。诉说病史时,愁容满面,泪流不止。曾先后服中药20余剂,观所用方均逍遥散加减。舌质偏暗,苔薄,脉细。
    中医诊断:绝经前后郁证(肝肾阴亏)
    中医治法:滋肾培土调肝
    方剂:
    生熟地30g       白芍15g      旱莲草24g      太子参15g      甘草6g
    丹参12g         百合20g
    二诊(2010.11.1):服上方3剂,阴道出血干净,服5剂后精神情绪明显好转,食欲增加。服药后矢气多,稍劳累全身乏力,舌脉同上。继服上方。
    三诊(2010.12.5):服上方近30剂,月经已恢复正常。
    按语:情志所伤,肝首当其冲。患者因儿子不幸身亡,心情抑郁成疾,致使气机不畅,肝之储藏调节失常,而致月经紊乱,经行腹痛,治以壮水兼培脾土以补肝气。方用生熟地滋肾精、壮肾水;旱莲滋肾泻火止血,太子参健脾、以气阴,白芍养肝血柔肝敛阴,丹参养血活血调经,百合敛气养心,安神定魄,全方组成,药仅七味,用药法则却大有突破,治肝郁之证,不以治肝为主,而重治肾,兼治脾土,以土生木。虽为郁证,但无一味理气之药,水足土健则木自旺,何郁不解。
12、老年经断复来
    黄某,女,53岁。初诊(2010.10.28):患者2008年绝经,2009年7月阴道又有少许流血,持续数月干净。近两周来阴道又有流血,量少,色红,有点气味,点滴难尽。白带量不多,平时胸胁胀闷,腹胀,呃逆频作,善叹息,口干喜饮,乍寒乍热,小便黄,睡眠差。有子宫脱垂病史近20余年。妇检:除子宫二度脱垂外未见异常,宫颈刮片、超声波检查均未发现异常。舌质红,苔薄黄,脉细弦。
    中医诊断:老年经断复来()
    中医治法:
    方药:
    柴胡6g      炒荆芥4.5g      黄柏10g      贯众炭12g      白芍15g
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 白术10g         川楝子10g    生地15g        芡实15g
    益母草12g   旱莲草15g
   二诊(2009.12.2):服上药10余剂,血已完全干净,诸症均减轻,但仍时有胸胁胀,多食则腹胀尤甚。舌淡、苔薄、脉细。继服上方加枳壳10g:
    柴胡6g      炒荆芥4.5g       黄柏10g      贯众炭12g     白芍15g
    甘草6g      白术10g         川楝子10g    生地15g        芡实15g
    益母草12g   旱莲草15g       枳壳10g
    服上药20余剂,诸症消失,一直未再见阴道出血
    按:患者子宫脱垂20余年,可见中气不足,口干喜饮、尿黄、舌红、苔黄,说明火动确实有之,然此火非实火乃虚火耳。肝郁日久必损阴耗液,即是肝郁失藏,治宜从肝入手。方中柴胡疏肝气,炒荆芥既疏肝又可引血归经,白芍柔肝敛阴,川楝子行肝气治其胸胁胀痛,生地、旱莲草养阴清热止血,益母草调经止血,黄柏、贯众清热解毒,因出血日久必有感染,况患者出血已有气味,芡实健脾补任固涩止血,白术健脾提系带脉亦可举陷止血,此乃疏肝理气与壮水制火并举,使肝气自舒,水壮血足,虚火自平,故患者服药月余,阴道出血停止,诸症也随之消失,近两年未再见出血。
13、带下病
    赵某,女,36岁。初诊(2011.4.28):一贯带下量多,近一年来逐步加重,色白质、清稀、无气味,无阴痒,白带多到每天要换两次内裤,伴明显腰痛,腿软乏力。平时经常颜面浮肿,纳差,素大便干,小便正常,月经量偏少,经期推后,每40-50天一潮,经色黯红有血块,经行腹痛不甚,末次月经4月17日,舌质淡,苔薄白,脉细。
    中医诊断:白带下(脾肾亏虚,湿浊下注)
    中医治法:温肾健脾,益气止带
    方剂:
    党参15 g      白术15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 沙苑子10g      菟丝子15g
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芡实15g       莲须6g     杜仲12g        当归10g
    椿根白皮10g
    二诊(2011.5.19):服药后白带量明显减少,腰痛亦减轻,近几天有时感两少腹隐痛,现月经仍未来潮,舌淡红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加丹参15g。
    党参15 g      白术15g      甘草6g     沙苑子10g      菟丝子15g
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芡实15g       莲须6g     杜仲12g        当归10g
    椿根白皮10g  丹参15g
    三诊(2011.5.30):服药后月经于5月21日来潮,经期推迟4天,经行5天,用卫生巾连两包,色红,无腹痛,带下量已正常,腰腿痛明显好转,无特殊不适。舌质正常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。
    按语:脾气主升,肾主闭藏,脾阳虚则不能运化水湿,以致水湿内停而下注,肾气虚则不能固涩精气而下泄。患者带下清稀兼见腰痛、退软乏力肾气不足之象,浮肿、纳差脾虚之侯,辩证观之脾肾不足可以概见。其月经后期,量少,经行腹痛乃血虚气血不和之侯。治疗上宜温补脾肾,还要注意,命火必要肾水相济,才能发挥作用。肾强脾旺则带下自止,脾健血生则经水自调,方中以沙苑子、菟丝子、杜仲温肾添精;党参、白术、甘草、山药、芡实健脾益气;莲须、椿根白皮固涩止带。全方合补脾补肾、固涩、养血活血于一炉。
14、带下病
    余某,女,26岁。初诊(2008.10.7):自去年5月份人流后,带下量增多,色黄白相兼,质稠有气味,甚至每天都要换内裤,每于月经前后更多,无阴痒,查白带常规:未见滴虫、真菌,纳差乏力,腰部有下坠感,月经对期,量中等,每经期乳微胀痛,腹隐痛,末次月经9月13日。素口干喜冷饮,小便黄,大便尚可。妇检:宫颈中度糜烂。舌红,苔薄,脉细。
    中医诊断:黄带下(脾虚肝郁,湿热下注)
    中医治法:补脾疏肝,清热祛湿
    方药: 完带汤合易黄汤
    党参12g      白术10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 芡实15g    甘草6g
    黄柏12g      炒荆芥4.5g   车前子9g    白芍15g
   二诊(2008.10.25):服药后白带量明显减少,色白,质稀,近几天如蛋清样,无气味,舌质正常,脉细。继服上方。
   3个月以后复诊,带下自服中药后一直正常,饮食亦增加,精神较前明显好转,妇检:宫颈,轻糜。
按;患者自流产刮宫后发为黄带,黄带乃任脉湿热为病,又患者兼纳差、乏力、腰部下坠之症状。故此带下病就是带脉弛缓不能约束诸经所致。此患者既有脾虚带脉失约,又有任脉之湿热,故治拟完带汤合易黄汤二方加减。全方着眼于湿,但不循利湿之套法,而是补、散、升、消,均为湿邪开辟出路。
15、带下病
    陈某,女,30岁,公司职工。株洲市人。初诊(2012.5.20):患者服长效避孕药已一年,近月来白带增多为水样。胃纳差,口淡,睡眠欠佳,尿量减少,大便两天一次,面部色素沉着明显,舌淡白,唇色亦淡,脉沉滑略弦。
    辨证:带下病(脾肾虚损)
    中医治法:健脾固肾,收敛止带。
    方药:
    菟丝子25g      白术15g      炙甘草10g      白芍10g      海螵蛸15g
    白芷10g  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桑寄生15g      杜仲20g*7剂。
    二诊(2012.5.27):服药后带下较前大减,胃纳增进,面部色素沉着亦减轻,睡眠仍欠佳,尿正常,舌淡红,苔薄微黄,脉细滑。药已见效,按法照上方加夜交藤20g,续服6剂后,自带已净。
    菟丝子25g      白术15g      炙甘草10g      白芍10g      海螵蛸15g
    白芷10g  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桑寄生15g      杜仲20g      夜交藤20g*7剂。
    按语:患者白带为水样,胃纳差,口淡,睡眠欠佳,尿量减少, 大便两天一次,面部色素沉着明显,舌淡白,唇色亦淡,脉沉滑略弦。可辨证为脾肾虚损带下,中医治法为健脾固肾,收敛止带。方中白术、山药健脾,菟丝子、桑寄生、杜仲补肾,海螵蛸固涩止带,白芍酸以收之,白芷燥湿止带,炙甘草补中缓急,调和诸药。故患者服药后病情减轻。二诊患者睡眠仍欠佳,加夜交藤养血安神治疗失眠。
16、阴痒
    朱某,女,41岁。初诊(2011.9.8):外阴瘙痒2年余,近5天来阴痒加重,伴外阴疼痛、溃烂渗液、带下量多,行动不便。头痛,怕冷,手心自觉作热,苔薄黄,脉缓。查白带:真菌(+)。
    中医诊断:阴痒(肝郁脾虚,湿热下注)
    中医治法:清利肝经湿热,健脾燥湿
    内服方:
    柴胡6g     炒栀子10g      赤芍12g      土茯苓15g      车前草15g
    连翘10g    忍冬藤30g      白术10g      薏苡仁24g      泽泻10g
    苦参12g
    外洗方:
    蛇床子15g   苦参30g      忍冬藤30g     雄黄10g        明矾10g
    地肤子15g   仙灵脾15g    野菊花30g
    复诊(2011.9.15):外阴痒、糜烂已愈,查真菌(-)。
    按语:阴痒一证多属肝经湿热下注所致,从肝脾论治,认为本病起因乃肝郁脾虚,肝郁化火而乘脾土,致脾虚湿聚,湿热熏蒸,损及任带。故治疗以清肝泻火,解毒杀虫为主,佐以健脾利湿之品。方中柴胡解肝郁,炒栀子清三焦之火除心烦,赤芍清热凉血消肿,车前子、泽泻清利湿热,土茯苓、苦参、忍冬藤清热解毒、杀虫止痒,连翘泻心火止小便赤痛,并用白术、薏苡仁健脾益胃;并加外洗作用局部,清洁患处,防其重复感染。辩证准确,3剂辄效,痊愈出院。
17、不孕(子宫发育不良)
    夏某,女,24岁。初诊(2009.9.11):结婚近3年未孕,以往月经周期、量、色均正常,惟夏季月    经常推后。近几个月来月经推后10余天,量少,色红,有小血块,无腹痛,每经前一天头面浮肿,见红后浮肿消退。素头昏,纳差,较一般人怕冷,带下正常,二便尚可。妇检:子宫偏小,附件:(-),末次月经8月15日。曾到处求医治疗年余无效。舌质淡,苔薄白,脉沉细两尺弱。
    中医诊断:不孕(肝肾亏虚,气血不足)
    中医治法:温润添精
    方剂:毓麟珠加减
    党参12g      白术15g      当归10g  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枸杞子15g
    菟丝子15g    鹿角霜15g    龟甲20g     仙灵脾10g    川椒4.5g
    香附10g      白芍12g
    二诊(2009.10.6):服上药近20例,一般感觉尚好,上次月经9月22日来潮,推后近一周,这次月经还未潮,推后近一周,这次月经还未潮,现怕冷感明显减轻,舌质淡红,苔薄白,脉细。继服上方加紫河车30g
    党参12g      白术15g      当归10g  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枸杞子15g
    菟丝子15g    鹿角霜15g    龟甲20g     仙灵脾10g    川椒4.5g
    香附10g      白芍12g      紫河车30g
    三诊:2009年12月12日末次月经10月25日,现停经48天,无不适。惟晨起稍感恶心,嗜睡。尿HCG(+),诊断为早孕。停止服药。随访,2010年7月顺产一活男婴。
    按语:中医认为肾主生殖,其受孕机理主要是:肾气盛,精血充沛,任通冲盛,月经如期,两精相博,方能受孕。子宫发育不良,亦是先天肾气不足所致。从辩证看,月经后期量少,无腹痛之苦,并非淤血所致。乃精亏血少之象,病在肝肾。经行浮肿、纳差乃脾虚,血之化源不足。又素畏寒怕冷,下肢尤甚,可见肾阳不足,命门火衰。治以温润添精,以毓麟珠加减。方用熟地、枸杞子、菟丝子补肾养精,用龟甲、鹿角霜养任督加仙灵脾温肾助阳。少许川椒温督脉,在补肾精同时注意养肝血,以四物汤去川芎易以香附,香附入肝经走下焦直达胞宫,有暖胞之功,历来被列为妇科要药。综观全方,重在养精血,温肾益气,阳回阴升,有如春风化雨,万物资生,即所谓“天地氤氲,万物化醇”,故毓麟可期。
18、不孕
    肖某,女,37岁。初诊(2010.10.10):结婚8年未孕。自15岁月经初潮,月经即不正常,月经每3——4个月一潮,以后月经更稀发,间隔时间延长。自结婚后渐至不用西药不来月经,而且近两年来月经量极少,用卫生巾不到1包。曾因不孕至很多医院诊治,并找私人医生看病,所费不赀,终未见效,为此甚为苦恼。作妇检,子宫后倾,稍小于正常。爱人检查未发现异常。每经行伴腰酸,头昏痛,平时心烦喜怒,口干喜饮,动则汗多,心慌,形体消瘦;末次月经8月11日,此次月经亦是用药后方来潮;舌淡红,苔少,脉细两尺尤弱。
    中医诊断:不孕(精血不足,血海不充)
    中医治法:养血调经,滋肾泻火
    方剂:养精种玉汤加减
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当归15g      龟甲30g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枸杞子15g
    山萸肉15g    牡丹皮10g    白芍12g      沙参10g 
    二诊(2010.2.28):服上药60余剂,2010年12月2日月经来潮(未服西药),经行三天、量少、色红、经期头痛;元月10日月经又潮,但量仍不多,腹中微痛;2月份月经未潮,近1周感厌食,晨起有恶心感,查HCG阳性,诊断为早孕,即停止服药。
    按语:古人认为“求子之法,必先调经”,此患者久不孕,伴月经不调,欲使之孕,必先调经。然调经之法,亦当审慎,经水不行,分有余与不足,辩证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。有余者,调之使通,不足者,益之使通,观此患者面色无华,形体消瘦,月经后期,量少,伴头昏、心慌、脉细,乃精血不足之象。观此患者,故以养精种玉汤原方加味滋肾水平肝木,养精种玉汤乃四物汤去川芎加山萸肉而成,观此方熟地甘平,当归辛苦温,白芍酸平,山萸肉酸温。其中熟地、白芍性平,当归、山萸肉性温,综合起来,平而偏温,养肾中氤氲之气即温润添精之意。又加龟甲、枸杞子养任脉,任主胞胎,综观上药有壅而火动之嫌,故加牡丹皮一味泻火又制其壅;山药、沙参养肺阴,肾乃肺之子,肾不足子盗母气,故养肺阴滋水之上源。药力专功,自然受孕,多年所求,终得如愿以偿。
19、闭经伴不孕
    许某,女,35岁。初诊(2011.4.9)闭经二年伴原发性不孕5年,15岁初潮,经色、周期尚可,2000年结婚后,渐月经量少、后期,末次月经2000年1月,至今1年余仍未来潮,期间曾服中药近50余例,未见明显效果。白带量减少,性欲减退,畏寒,睡眠差,纳食不香,人体消瘦,妇检:子宫偏小。舌质淡红,苔中后不微厚,脉弦细。
    中医诊断:不孕(宫寒不孕)
    中医治法:温润添精
    方药:
    当归15g  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川芎9g      白芍12g     吴茱萸6g
    艾叶9g   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川牛膝10g   白术15g     茯苓12g
    丹参15g      桂枝4.5g
    二诊(2011.4.23):服药后月经仍未潮,但带下量增多,大便干,舌质淡红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加    仙灵脾10g 、肉苁蓉12g。
    当归15g  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川芎9g      白芍12g     吴茱萸6g
    艾叶9g   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川牛膝10g   白术15g     茯苓12g
    丹参15g      桂枝4.5g     仙灵脾10g   肉苁蓉12g
    三诊(2011.5.7):服药后月经于今日来潮,色红,质稠,无小腹疼痛,舌脉同上。继服上方。
四诊(2011.5.21):末次月经5月7日来潮,4天干净,第一天量多,后减少,无腰痛疼痛,舌质淡红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加仙茅10g、鹿角霜15g
    当归15g      熟地20g      川芎9g      白芍12g     吴茱萸6g
    艾叶9g       阿胶15g      川牛膝10g   白术15g     茯苓12g
    丹参15g      桂枝4.5g     仙灵脾10g   肉苁蓉12g    仙茅10g
    鹿角霜15g
   五诊(2011.6.17):服药后,末次月经6月14日来潮,今日干净,经前乳房作胀,余无不适,舌质正常,苔薄,脉细。继服上方。
   六诊(2011.7.29):患者月经来潮,近日头昏乏力,晨起恶心,查尿HCG阳性,暂停服中药。2012年3月顺产一活男婴。
    按:古人认为月经不通,以通为法,然绝非破气破血之属所能囊括,古人早有告诫,经水不通,分有余、不足,有余者通之,不足者补之。患者月经量少,后期渐至闭经,且形体消瘦,可见枯之为病,其来渐也。故治疗上以充为主,肝脾肾三脏同调,方用四物汤养血调经,茯苓、白术健脾以助生血之源,以阳血之中兼以培土之法,丹参、牛膝养血活血调经,充盛之中兼以流通之机,熟地、阿胶养肾中精气。鹿角霜温肾助阳,兼养阴精得鹿之精气最足;艾叶入下焦调气机,暖胞宫,桂枝温通经络。所选药物均温而不燥,且有养精之熟地、阿胶,达阴阳双补、阴中求阳之目的,合于肾乃水火之宅之旨。
20、妊娠恶阻(呕血)
    李某,女,26岁。初诊(2009.1.10):停经50+天开始恶心呕吐,不能进食,并感头昏、心慌、畏寒,昨天下午二时许恶心呕吐鲜血三四口后来我院就诊,入住我科,晚8时许心口痛,吐暗红色血一口,以往无胃痛史,近一周多,未解大便,小便短少,舌质稍红,苔薄白,脉细滑。
    中医诊断:妊娠恶阻(冲气上逆,脾胃气伤)
    中医治法:健脾和胃,止血安胎
    方药:香少砂六君子汤加减
    党参12g      砂仁9g      陈皮6g       姜法夏6g      炒白术10g
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炙甘草6g    仙鹤草15g     阿胶12g(另包烊化)
    白芍15g
    二诊(2009.1.13):服药3剂,呕吐减轻,呕吐物无血性分泌物,已能进食,但食欲不佳,舌稍红,脉滑。拟用调肝扶脾,养阴清热之剂。
    竹茹12g   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黄芩10g     甘草3g     白芍12g
    续断12g        桑寄生12g    黄连2g      苏叶6g     沙参12g
    三诊(2009.1.17):服药三剂,呕吐停止,出院,继带以上中药5剂。
    按:妇人之身,有余于气,不足于血,孕后阴血养胎,阴分必亏,无以摄纳肝阳,肝阳过升,则饮食自不能入胃,反上逆作呕。患者素体脾胃虚弱,又兼受孕碍脾,脾运迟则湿停,湿伤脾,更虚其虚,虽患者此时为肝脾受病,但吐甚则更使脾胃气伤,脾胃气伤则恐堕胎。故治首先宜健脾益气,化浊降逆,佐以止血。方用香少砂六君子汤去木香醒脾和胃(木香性降,恐又堕胎之弊),,山药补脾益气,养脾之阴,仙鹤草、阿胶止血,仅用白芍一味,柔肝降逆气。二诊时,拟调和肝脾,养阴清热以善其后。
21、胎动不安
    鲁某,女,27岁。初诊(2011.6.18):末次月经4月14日,停经2+月于6月8日下午突然开始阴道流血,少于月经量,色黯红,伴有腰痛,当时在株洲县人民医院急诊住院治疗,7天后好转出院。今天又因阴道流血伴恶心呕吐来我院门诊,拟“先兆流产”收住院。 入院时阴道仍有少于月经量的出血,伴腰腹疼痛、恶心呕吐、不能进食、头昏,舌质红,苔薄黄,脉细滑。
    中医诊断:胎动不安(阴虚内热,胎元不固)
    中医治法:养阴清热,止血安胎,佐以和胃止呕
    方药:香少砂六君子汤加减
    南北沙参各15g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竹茹12g      玉竹12g     黄芩9g
    白芍12g           生地24g      桑寄生12g    甘草3g      黄连2g
    苏叶6g
    二诊(2011.7.2):服上方3剂,阴道出血停止,继守上方,10+天未再出血,呕吐亦止。能进食但有恶心感,胃脘痛,腰酸,有时腹痛,舌苔黄,有一片绿苔,脉滑数。继服上方加广木香4.5g
    南北沙参各15g     山药15g      竹茹12g      玉竹12g     黄芩9g
    白芍12g           生地24g      桑寄生12g    甘草3g      黄连2g
    苏叶6g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广木香4.5g
    三诊(2011.7.20):一直服上方加减20余剂,阴道一直未再出血,腰腹已无疼痛,恶心感消失,一般情况好,出院。
    按:患者消瘦,乃阴虚内热形体,加上孕后恶呕不止,不能进食,重伤其阴,肝阴不濡,肝阳内炽,血虚生内热,更助其内热炽盛,反过来又热灼血干,迫妄行。热耗阴血,迫血妄行是此患者的重要发病机制,热扰冲任,血海不宁,故胎孕不安。故治以养阴清热,稍佐以和胃止吐之品,阴生热去,胎自安也。
22、产后缺乳
    刘某,女,24岁。初诊(2009.4.24):患者于3月13日顺产一女婴,一直乳汁甚少,乳房不胀,但触及即漏乳,乳汁清稀,产后出血不多,但恶露至今月余未净,量少,色淡红,口干,时感头昏,纳可,二便尚可,舌淡,苔薄白,脉细。
   中医诊断:产后缺乳(气血虚弱)
   中医治法:补气养血,佐以通乳
   方药:
   党参15g      黄芪15g       当归12g       炙甘草6g    白术15g
   通草6g       木馒头10g     炮甲珠10g     白质6g      大枣3枚
   陈皮6g       川芎6g
    二诊(2009.4.30):服上方6剂,恶露已净,乳汁增多,乳房已有胀感,但仍时有漏乳,口干,舌淡,苔薄,脉细。服上方10余剂,乳汁增多,再无漏乳。
    按:乳汁不行证有虚实之别,实者气滞乳壅、闭而不行,症见乳房胀痛;虚者气血虚弱,生化不足,无乳可下,症见乳房不胀,乳汁清稀。此患者产后月余,恶露不绝,量少色淡,乳汁少、质清稀。乳房不胀,乃一派气血不足之象。然气血所化生本于脾胃之健运。故治宜健脾为主,然毕竟乳汁不行,故佐以通经下乳。纵观全方,重在健脾滋其化源,佐以通经下乳之药。寓行于养之中,养在其首,通在其中,养不滋腻,通不颇散。
23、产后发热
    刘某,女,27岁。株洲禄口人。初诊(2009.6.5):患者半月前入院行剖宫产,分娩一男婴,后持续发热,,近半月来体温最高达39~40℃,血常规检查无明显异常,西医经抗炎、补液治疗,效果不佳。经床旁会诊,发热原因待查?今日来诊,症见:患者精神萎靡,形体消瘦,查体温39.2℃,发热重,无恶寒,汗出热不解,烦躁口苦,不思饮食,下腹疼痛拒按。舌暗红、苔白、脉细数。
    中医诊断:产后发热(营卫失和,邪阻胞宫)
    中医治法:调和营卫,和解少阳
    方药:柴胡桂枝汤加减
    柴胡10g      桂枝5g      桃仁15g      红花6g      半夏6g
    黄芩10g      党参20g     白芍12g      甘草5g*3剂
    二诊(2009.6.8)患者发热明显减轻,口干。体查:T37.8℃,纳食好转,腹痛减轻,脉象和缓,舌暗苔薄。
    中医诊断:气阴两虚,淤血阻络
    中医治法:调和营卫,滋阴补气,活血通络
    方药:柴胡桂枝汤加减
    柴胡10g      桂枝5g      麦冬10g      玄参12g      太子参10g
    桃仁10g      红花6g      半夏6g       黄芩10g      党参20g
    白芍12g      甘草5g*5剂
    服药后,热退,饮食如常,无明显腹痛,精神转好。
    按语:患者行破宫产,恶血未去,忽感外邪,营卫失和,而致少阳受邪,外邪乘虚入于血络,结于胞宫,致络阻血淤,邪热难解。顾方以桃仁、红花活血化淤,血活则热自除。